? ?
?
?
 當前位置:首頁
> 新聞資訊 > 一線故事
保護視力色:
“追風”夫妻
來源:安徽電建一公司 發布日期:2019-10-15 瀏覽次數: 字號:[ ]

  由于同樣來自風電項目部,李功軍和翟文玲被中國能建安徽電建一公司的同事們譽為“追風夫妻”,相隔千里依然夫唱婦隨,遇到難題相互打氣鼓勁,工作上你追我趕,比翼雙飛。李功軍多次受到業主表揚,翟文玲也不甘示弱,她做的工程資料同樣是好評如潮。
  其實,他們倆干風電是“改行”的。1989年的秋天兩人技校畢業一塊進的公司電氣專業高壓廠用班,先后參建公司馬鞍山、蕪湖、合肥、馬鋼等項目。火電行業的萎縮,風電的興起,造就他倆的“改行”。
  “李功軍剛到風電時不適應,我給他鼓勁”翟文玲回想起2009年冬天,在火電項目干了20多年的李功軍一到彰武風電“水土不服”,給他打氣加油,花了不少電話費呢。冬天的遼寧彰武滴水成冰,零下30度他們還在放電纜。住的是農村的平房睡的是炕,對于南方人不會燒炕,上半夜炕熱的沒有辦法睡,下半夜又冷的無法入睡。
  翟文玲說,她是2015年冬天進風電的,第一個項目是當涂風電。剛接觸風電資料也是“水土不服”,頭昏腦脹,對于施工過程中的報驗資料,只能是對著規程規范啃書。當時李功軍在江西德安風電項目,對風電施工也早已輕車熟路,通過電話、網絡為她答疑解難。不到一個月她便能獨擋一面,李功軍的遙控指導起到了很大作用。
  “風電項目與火電項目不同,一人要身兼數職,征地、工程進度、安全等等都要沖在前面”李功軍說,只要是風電項目,都是漫山遍野地跑,早上一大早進現場,晚上天黑才回宿舍,有風機基礎工程的項目,凡澆風機基礎就是24小時以上,那就得在施工現場工地熬夜守著。
  在其他項目的翟文玲同樣忙得腳打后腦勺。兩人都在忙,也都彼此了解工作內容,為避免打擾工作,有時只能微信留言。相約每天在晚上23時以后電話語音相互問候。
  竣工資料整理編制移交是一個項目工程的最后工作,為了配合業主檔案驗收,項目結束后還要去好幾趟,交通與生活都不方便,翟文玲就都自帶一個小小的電飯鍋,解決吃飯問題。
  9月24日是他們結婚紀念日,這天早上,從澠池青龍山風電項目調休在家的翟文玲,在微信上給李功軍“快樂”兩個字,但遲遲沒有收到回復。她卻心靜如水,因為她知道,眼下是風電施工的黃金季節,遠在江西的他比平時更加忙碌,忙著在做交接工作,要趕赴下一個項目。晚飯時分,李功軍發來“同樂!沒忘!”這是他從施工現場回宿舍的路上發的。
  項目部的小伙子們對此不理解,而他們夫妻二人卻樂在其中,同為“追風人”,共同的追求,共同的話題,這種幸福無以言表。
  翟文玲工作起來非常認真仔細,經常發現工作中的共性問題,并及時反饋給其他項目做為指導意見。對于新進廠的年青人認真傳教工作經驗,小伙子們都喊她“翟姐”。
  翟文玲工作起來風風火火,手腳也麻利,一副“女漢子”的模樣。但以前班組的老師傅們說,剛進公司時,她是逢人便笑,話音軟糯,大伙都說像“林妹妹”。
  工作和生活改變了她。李功軍說,他去風電項目后,每個項目都是工期緊任務重,作為公司優秀員工,優秀黨員,工作是首位。他鞭長莫及,家里的里里外外都交給了在省內項目的翟文玲,操心孩子上學,照顧雙方年邁的父母,還有大事小情。就連家里買房子他簽好委托書,便匆匆趕回工地了,落戶辦證,裝修清理,水電氣入戶等,她就拿著委托書全部承擔了。
  每當,李功軍說起這樣都會覺得愧疚,而翟文玲卻說,家是兩個人的,多干一點,多操點心,沒啥可計較的。再說了,我們公司職工的每個家庭都是這樣啊。現在孩子長大了,不需要多操心了,現在的心思都用在工作上,也中領略到“追風”中帶來的快樂。




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



? ? ?
精准24码中特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